蔡翀律師:劍膽琴心“照亮”前行路

2021-11-24 15:41:24

文/彭川

蔡翀是1979年中國律師制度恢復重建后廣東省汕頭市首批科班出身的律師之一,也是當地最早“下海”辦所的律師之一。

如今,身為廣東眾大律師事務所——粵東地區規模最大的綜合律師事務所之一的“大當家”,蔡翀卻鮮少應酬。他說,“靠關系獲取案源,或者打贏官司,都不是正途,也沒意思。”然而,對于自己資助的兩三百位貧困學生,他卻一直極富耐心,經常與他們“書信”往來。

蔡翀說,廣東眾大從建所伊始就希望全體律師:以“劍膽琴心”執“大法唯實”,做真正的法律人。

“這就是我們眾大人的初心。”他說。

日,第十次全國律師代表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召開。蔡翀被司法部授予“全國優秀律師”稱號。

從教育局到司法局

蔡翀是1959年生人,中等個頭、身材消瘦,架一副金屬框眼鏡。為人隨和、低調的他時衣著非常樸素,據說專門買的高檔西服基本只在開庭時穿。

他出身于廣東汕頭的一個普通家庭。曾因家貧,被迫放棄了第一次上大學的機會。然而,通過半工半讀,數年后他二戰高考,再度過關,終于圓了大學夢。

心里的聲音,指引腳下的路。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蔡翀在當地教育系統工作。然而,工作一段時間后,他決定追尋自己的內心,轉行做律師。“我外祖父曾從事過法律工作,因此我自小便對法律有一種特殊的感情。”他說。而在此前他不僅系統學了法律本科課程,還參與過了各種法律宣傳資料和法律教材的編寫,為自己做律師打下了基礎。

下定決心后,蔡翀便主動跑到當時的“法律顧問處”毛遂自薦。終于,在1984年編制問題解決后他夙愿得償,正式開啟了自己的律師職業生涯。

時光荏苒。

轉眼37年過去了。見證中國這37年的法治歷程,蔡翀表示,最大的感受,就是進步太快了,中國用幾十年的時間走過了西方國家百年的發展歷程。

對剛入行時的情形,蔡翀仍記憶猶新。和現在的律師制度不同,那時,律師還隸屬司法局,與民警、檢察官、法官一樣都是在編的“國家工作人員”,工資由財政負擔,辦公地點也在司法局內。“薪水只是勉強夠養家糊口。工作條件也很艱苦      ——比如,沒有復印機,摘錄材料全靠手抄。”他說,但是,大家心無雜念,都非常有朝氣、有干勁。

“春江水暖鴨先知。”身處辦案一線,律師往往是最先感受到國家法治環境變化的人群之一。

早年蔡翀曾代理過這樣一起案件,令其印象深刻。

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初,中國普遍存在的“紅帽子”企業,曾給產權界定帶來障礙,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經濟秩序的混亂。

后來,在自己承辦的一起涉及“紅帽子”企業產權糾紛的案件中,蔡翀和團隊在深刻了解有關情況后,針對適合戴“紅帽子”的企業給出了認定意見,包括認定標準、步驟和流程等。該意見不僅被法院采納,還通過最高法和國家工商總局上升為司法解釋。

“作為律師,我們的意見在該案中得到了尊重。”蔡翀說,而重視律師正是法治社會的顯著標志。“它讓我們看到了,進入新時期后,律師參與立法和法律制度的設計,有了可能的空間。由此,也切身地感受到了法治春天到來的氣息。”

一路風雨兼程,一路澎湃前行。

這些年,蔡翀一直扎根法律實務一線,接辦了不少大案、要案。其中,由其任首席仲裁員的一個案件,經審查后,不僅得到了最高法的肯定批復,還被列入了全國指導案例選。他代理的某知識產權維權案件,亦被廣東省律師協會評為典型案件。

談及自己代理案件的體會,蔡翀說,“律師無論代理什么類型的案件,再現客觀事實永遠是重中之重。”

目標是打造一家“百年老店”

1993年,隨著我國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目標的正式確立,中國律師制度改革也拉開了帷幕。當年底,《關于深化律師工作改革的方案》開始試行,創辦合伙制、合作制律所得到了司法部的允許,由此全國范圍內逐步掀起了聲勢浩大的律師創業浪潮。

“律所改制,已是大勢所趨。律所終歸還是得回到中介服務機構的定位,不可能再依附于行政機關了。”蔡翀說,在國辦所待過的人都深有體會,舊體制中嚴格的行政管理令人身心都非常壓抑,它與律師追求自由的職業特,已然格格不入。

蔡翀原本也有機會走仕途,但不忍心專業荒廢。1995年,36歲的他正式辭去國辦所主任之職,“下海”創建了廣東眾大律師事務所。

翌年,新中國第一部《律師法》正式頒布,“法律顧問處”被廢止,律師正式由原來的“國家法律工作者”變成了“為社會提供法律服務的專業人員”。

得益于之前十余年積累的經驗和好口碑,加上當時律師很少、競爭不激烈,蔡翀的創業之路,起步非常順利。

“我們從一開始,目標就是打造一家百年老店。”蔡翀說,為此,律所必須有自己“核心”的東西。

他們首先確立了律所的宗旨:“眾大律師,關愛大眾”;確立了“劍膽琴心”與“大法唯實”等職業理念,“我們必須讓律所的文化建設走在前面。”蔡翀說。

據其介紹,廣東眾大成立后不久,便開展了“法律進千家”普法活動。在他們看來,這是律師關愛大眾最好的方式之一。

“志合者,不以山河為遠。”打造一家百年老店,人是關鍵。因此,在選擇同行者時,廣東眾大最看重的是理念相同。眾大人堅信,守底線、走正道,律所的路才能越走越寬。

“我們還實施了團隊化作戰,建立了大案要案匯報、討論制度,聘請經驗豐富的老律師對大案要案實施全程督導,從而顯著提升了代理案件的質量。畢竟,業務實力才是律所的核心競爭力。”蔡翀說。專業出眾,律所才能行穩致遠。

得益于嚴格規范的管理,廣東眾大建所26年來沒有發生過任何違紀、不信任、不稱職等不良行為的投訴。這也是最令蔡翀感到欣慰的地方。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

多年的努力付出,使廣東眾大收獲了各種榮譽的肯定。包括入選2008—2010年度“全國優秀律師事務所”。

用心履職

法律是治國之重器。律師是落實依法治國基本方略的重要力量。

1988年,從業不久的蔡翀當選汕頭市第八屆政協委員,之后,連續擔任了八屆當地市、區的政協委員、人大代表,是汕頭市人大常委會立法顧問。

“是榮譽,更是責任。”蔡翀說。為此,他不敢有絲毫懈怠,多年來,帶領團隊審查、修改、起草地方法規及行政規章數十部;還參與到練江流域環境污染整治,為十多個整治項目提供完整的服務方案。

老市區改造一直是蔡翀關注的焦點。“汕頭的老市區改造牽涉的法律問題太多。”他說,作為全國著名僑鄉,老市區有大量業主居住在國外,在城市改造的過程中,他們的利益如何保護、遺產怎么處置……這些問題都需要結合實際情況綜合考慮。

為汕頭用足用好特區立法權助力,是蔡翀履職的另一核心。2021年11月1日,《汕頭華僑經濟文化合作試驗區條例》開始施行,蔡翀參與了該條例的起草。

“律師的專業特長,為參政議政提供了良好條件。”蔡翀說。作為綜合素質較高的群體,律師在面向民眾提供法律服務的過程,就是了解社情民意、把脈社會問題的過程。“知民情”加上有較高的履職能力,使得律師能夠更好地從法律的角度出發,為社會問題的解決提供有效的方法和途徑。

“依據我的個人經歷,每次考察后的討論,律師的發言常常備受其他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關注。”蔡翀說。例會上,他的意見也經常被列入大會發言,有的提案還被評為優秀提案。

多年的“參政議政”,也讓蔡翀切身感受到了民主氛圍的不斷改善,大家越來越務實,關注的點上至國家大事、下至百姓日常,更是越來越豐富多元。

“這讓我們做事更有勁頭了。”蔡翀說,同時也更不敢“渾水摸魚”、有所懈怠了。

2010年,蔡翀當選汕頭市律師協會會長。上任后,他牽頭推出了與法院的聯席會議制度、仲裁聯絡處制度等創新舉措,并因此榮獲了“廣東省律師行業杰出貢獻獎”。

為探索律師工作新思路,助力和諧社會建設,他還推動廣東眾大在汕頭當地成立了第一家律師調解工作室。還與汕頭市總商會聯合,率先在廣東省成立了總商會人民調解委員會,同時,在律所設立了汕頭市商事調解中心。

汕頭1860年開埠,是潮汕文化的發源地之一。蔡翀說,潮汕文化是古今文化、中西文化、民族文化相互融合的體系,因此,潮汕人很講究以和為貴。“這些調解機制的建立,對于及時解決民間糾紛,減輕當事人的訟累和節約訴訟成本,具有十分積極的意義。尤其是,它有利于汕頭民營經濟的健康發展,也符合潮汕地區的人文。”

這些年,已有不少機關到廣東眾大考察、取經。

在用心履職的過程中,蔡翀還帶領團隊充分發揮專業優勢,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截至目前,由廣東眾大提供專業法律服務的大型投資項目所涉投資額已超過千億元。

一份有溫度的協議

蔡翀一直熱心公益事業。

時至今日,得到他資助的貧困學生大概已有兩三百人。“我也記不清具體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了。”蔡翀說。

不過,有這樣一個小故事是他永遠無法忘懷的。20世紀90年代初,某一個春節期間的晚上,蔡翀下樓買東西,路上遇見一個大概上小學三四年級的小姑娘手里拿著酒瓶到商店買米。“一個酒瓶能裝多少米!”這令蔡翀大為詫異。后來,通過向雜貨店老板打聽他得知,小姑娘父親去世了,母親也得了大病,家里實在太窮,以至于每次買米的錢只夠買酒瓶大的分量。

這一幕深深刺痛了蔡翀。“之后,我沒有再遇到過這位小姑娘,不過,她的不幸遭遇卻讓我久久難以釋懷。”他說。

自那以后,蔡翀關注起了貧困兒童的問題。他開始通過報紙收集貧困學生的信息,參加社區的捐資助學活動。

“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我,窮人不讀書是很難擺脫貧困的。”他說。

出于一種職業慣,蔡翀和每位受助的貧困學生都簽訂了一份協議,其中明確約定了他將在某一個周期內(小學、初中、高中或大學)必須履行的捐助義務。“這樣一來,孩子們就可以安心讀書,不用擔心助學活動會突然終止了。”他說。

更難能可貴的是,蔡翀在幫助這些孩子的時候,從來不會“居高臨下”,他追求的是一種等關系。“我極不愿意看到孩子們因為接受了別人的幫助,從此背上思想包袱。”他說。在他看來,盈余者捐助貧困者,是一種有價值的消費行為,也是社會的第二次分配,不必非得產生新的義務——比如報恩。

捐資助學,只是蔡翀多年來熱心公益慈善事業的一個縮影。

在他的影響和帶領下,廣東眾大律師事務所也一直積極承擔社會責任,除了捐資助學,還參與到“綠色義工”公益組織,組建了消費者維權律師團、普法講師團……也因此,獲得了多項榮譽的肯定,包括被評為全國法律援助先進單位、廣東省參與村(社區)法律顧問工作先進集體,律所黨支部亦入選了全國、全省律師行業先進基層黨支部。

如今,看到自己資助的不少學生已長大成才,蔡翀的內心感覺無比欣慰。他長期與這些孩子保持著聯系,鼓勵他們利用假期勤工儉學。孩子們有時也會到他家里做客。

談及這些年從事公益事業的感受,蔡翀似乎有些不以為意。他說,“我覺得自己所做的并不算什么好事,只是盡力做了自己能做的事而已。”

“贏要贏得理直氣壯,輸也要輸得舒舒服服”

從業30多年,蔡翀始終維持著衣、食、住、行一切從簡的慣。“廣廈萬間,臥眠七尺。良田千頃,日僅三餐。沒什么好講究的。”他說。

在他眼中,一個合格的律師,胸襟是第一位的。律師代理案件,不能僅僅是為了代理費,應該把它當作一項事業來經營。認真履職,比賺錢更重要。經濟與社會效益的衡,比單純追求經濟效益更重要。

官司一時的輸贏,有時蔡翀也不會看得過重。他常對身邊的同事說,“打官司,贏要贏得理直氣壯,輸也要輸得舒舒服服。一切盡力而為,但求無愧于心。官司的輸贏,不能成為評價律師工作是否到位的唯一標準。有的時候,依法必須輸的官司,就應該讓它輸。通過走關系、搞歪門邪道,即使是贏了,也是對健康法治環境的一種傷害。”

對于青年后學,蔡翀最期望他們能夠踏踏實實做人、規規矩矩做事。此外,他表示,有刻苦精神,懂得從小事做起,也是 一個合格的律師應當具備的基本素養。“遵守職業操守,則是每一位律師的從業底線。”

蔡翀每天的業余活動,就是游泳。他不喝酒,也幾乎拒絕了一切不必要的應酬。“有時候,我吃過晚飯就把手機關了,專心游泳。”

身為一個律師,一家律所的主任,很多人壓根兒就不相信蔡翀時基本不參加應酬??稍谒约嚎磥?,這件事兒其實沒有那么難做到。“無欲則剛。如果你慣了依法依規辦事,不指望通過拉關系、走后門來打贏官司,那么,基本上你就只需簡單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他說。

當然,如今的廣東眾大已具備一定的知名度,管理上也已基本步入正軌,是蔡翀“底氣”由來的另一重原因。

當被問及對未來的期待,蔡翀的回答也很簡單,“就是把廣東眾大辦成一個百年老店,就這么一個期待。”他說。

關閉
精彩放送
亚洲AV无码AV中文AV日韩AV